“牛魔王”来袭 肉牛产业怎么应对?

Posted at 2013 年 2 月 19 日 | By : | Categories : 行业资讯 | 0 Comment

 科尔沁牛业行业新闻“牛魔王”来袭 肉牛产业怎么应对?

        我国牛肉价格近来上涨,民间戏称“牛魔王”来袭。记者在内蒙古肉牛主产区通辽市采访发现,季节因素对价格影响较小,主要原因在于我国肉牛产业潜伏危机。

牛价涨

        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50个城市主要食品平均价格变动情况显示,2013年2月上旬,牛肉均价为每公斤62.57元,同比增长34.6%。消费者普遍认为,近几个月,牛肉价格明显上涨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通辽市奈曼旗大沁他拉镇包日呼吉尔嘎查,肉牛养殖户马·乌日塔一家,刚刚售出4头育肥牛。“今年收购肉牛的人很多,不仅本地,东三省、河北、山东的贩子都来过。”他说,“近10年来,肉牛收购价格呈上涨趋势,今年整牛价格每公斤比去年至少高出2元,看情况还要涨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在通辽市科尔沁区木里图镇西海力斯台村,48岁的金生福是有名的养牛大户,他的养殖场占地约40亩,年出栏1000头牛,年收入上百万元。“现在的肉牛价格涨得很高,2008年前后,整牛每公斤售价4元至5.6元,这几天每公斤售价24.8元。”金生福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事实上,牛肉价格持续上涨与牛肉供应相对不足密切相关。农业部相关统计显示,2010年,全国牛肉产量653.07万吨,与2000年相比,年均递增率为2.4%;从牛肉消费情况来看,2010年,牛肉人均消费量为1.58公斤,比2000年增长50.6%,年均增长率为4.2%。

         全国畜牧业协会牛业分会会长许尚忠说,牛肉价格的持续上涨,反映出我国肉牛存出栏下降的严峻形势。相关数据显示,全国肉牛存栏量近年来大幅下降。

         近年国内肉牛缺口越来大,金生福深有感触:“如今,前来我这儿收购肉牛的外地客户大量增加,而我外出买架子牛得跑到更远的地方,由此可见,肉牛缺口很大。”

不乐观

         记者采访了解到,尽管牛肉价格持续上涨,产业看似红火,但基础母牛养殖逐年萎缩、养牛成本上涨、养殖户补栏积极性不高,令行业发展前景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     首先,我国基础母牛数量近年呈下滑趋势。全国畜牧业协会牛业分会统计显示,2011年,全国能繁育的母牛数量由1月的3.42万头下滑至12月的3.1万头。业内人士保守估计,近年来,国内基础母牛每年下滑幅度15%至20%。

         部分肉牛养殖户认为,造成基础母牛短缺的主要原因,一是规模小的散户养牛周期长、成本大、费劳力,通常将牛售出后便不再养牛;二是因牛价持续高涨,肉牛数量紧缺,不少养殖户把能繁育的基础母牛提前出栏、进入市场,从而加剧了牛源紧缺状况。

    “我们村3年前有200户至300户饲养基础母牛,但现在饲养基础母牛的只有二三户。”金生福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次,架子牛与育肥牛价格倒挂,养殖积极性受挫。国家肉牛技术体系通辽试验站站长韩明山说,与2011年底相比,东北地区许多屠宰厂收购育肥好的活牛价格,从每公斤17元至18元,上涨到每公斤24元至25元;待育肥的架子牛价格,从原来每公斤17元至19元,上涨到每公斤26元至30元。

      “架子牛单价高于育肥牛,表明架子牛牛源紧张,其争夺已进入白热化阶段,这进一步影响了养殖户补栏的积极性。”韩明山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此外,随着肉牛进口增加,走私牛肉进口数量也在急剧增加,扰乱了国内肉牛产业发展秩序。

         业内人士认为,由于肉牛养殖周期为2年至3年,牛源短缺的影响还会持续下去,所以价格仍将维持上涨趋势。

待引导

         内蒙古科尔沁牛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征涛说,近年来,由于瘦肉精等问题,以及人们健康意识增强,牛肉消费呈猛增态势,但国内肉牛行业起步较晚、资源分散、管理不成体系,所以生产水平参差不齐。

         韩明山、王征涛等专家和业内人士建议,国家有关部门需尽快出台产业扶持政策,地方政府应做出明确产业规划,上下合力,积极推动肉牛产业良性、健康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 首先,从宏观层面加强产业规划。建议各地对农业部制定的重点养殖区域规划加以认真研究,量体裁衣,有效制定适合本地发展的系列政策和措施,集中扶持大型养殖企业,对分散小户组建合作社,对饲料基地实施机械化作业,扩大规模,提高生产效率,降低养殖成本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次,加大资金扶持和补贴。由于肉牛生产周期长,又属资金密集型行业,而一些地方政府给予的少量补贴分散,拉动作用不强。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在扶持过程中,考虑使用低息贷款和贴息等方式,或者为肉牛行业提供低价格的养殖保险,经过保险后的存栏肉牛,可以作为抵押物取得银行贷款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三,整合资源向优势企业集中。国内肉牛屠宰企业数量多,水平参差不齐。随着牛肉价格快速上涨,部分屠宰企业、小型加工网点采用注水的方式降低成本,牟取暴利,扰乱市场。建议提高行业准入门槛,坚决淘汰落后产能,使有限的原料向优势企业集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四,加强对餐饮企业和工业企业原料监管。我国现有肉牛生产加工监管体系还不完善,餐饮企业,尤其是小型餐馆,以及加工食品企业,成为走私进口产品和国内私屠滥宰产品的主要消化渠道。建议依法分步施行肉牛追溯体系,将其作为执法和食品安全保障的可靠依据。



【隐私保护】 ©2012~2018 Inner Mongolia Kerchin Cattle Industry Co Ltd 科尔沁牛业 版权所有